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行情 » 终端营销 » 正文

写给中国酒业人的万字长文:国际上的年份酒文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4-19  浏览次数:113
核心提示:前三篇《六评年份酒》主要聚焦于国内年份酒领域,今天的第四评打算把视角放大,写一写国际上的年份酒文化。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

前三篇《六评“年份酒”》主要聚焦于国内“年份酒”领域,今天的第“四评”打算把视角放大,写一写国际上的“年份酒”文化。

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但知识体系也十分庞大,耗费精力颇多,不过还是要做——因为酒类,特别是“年份酒”有着庞大的消费群体,她已经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与此同时,普通大众对于“年份酒”的知识了解有限,甚至有一些误解和偏见,行业有责任做好引导。希望通过这样一篇文章对国际“年份酒”文化做一次系统的梳理,多少起到些普及、匡正作用,让懂酒的人更爱酒,让爱酒的人更懂酒,同时也就教于同行大家。

这趟有趣的“年份酒”文化旅程,不妨就从国际上各种酒的分类说起。

1

从古老的啤酒到96度伏特加

——异彩纷呈的酒类世界

说起国际上的诸多“年份酒”,就不得不讲讲酒的历史。虽然起源还无法确定,但可以知道的是,从酒出现的那天起,就受到了世人的喜爱。“要想让一个男人的嘴得到满足,就用啤酒灌满他的嘴”,古埃及时期的这句古老谚语道出了酒的悠久历史与独特魅力。翻看世界历史,我们会发现很多文明都诞生了自己特色的酒,这些酒又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有的失传了,有的进化了,更多的新酒也被创造出来。至今,世界已经有数万种酒。

为了便于了解和记忆,人们按照不同的原则对酒做出了一定的划分。比如按照生产原料来分(谷物酒、香料草药酒、水果酒、奶蛋酒等等),按照酒精含量来分(低度酒、中度酒、高度酒等等),但最常见的方法,还是以酒的性质分类。

按照这种方法,酒可以分为酿造酒、蒸馏酒和配制酒,这里仅就前两种简单介绍一下。

一般来说,酿造酒是通过酵母、酒精发酵酿造而成的一种酒,酒精含量不高,一般低于20度。人们常喝的葡萄酒、啤酒、果酒、黄酒都可划为酿造酒范畴。这种酒因为不涉及蒸馏,工艺简单,较早就被人们生产,因此历史都比较悠久。已知最早的酿酒文献来自六千年前的苏美尔文明,上面就描述了对啤酒女神“宁卡西”(Nin-kasi)的赞美,当然这也是一份古老的啤酒酿造秘方。

后来随着技术的革新,人们发现酒精与水的沸点是不同的,通过将原料加热至两者沸点之间,可以从中蒸出和收集到酒精成分和香味物质(这样的酒喝起来会更过瘾?),这样也就有了蒸馏酒。因为蒸馏酒是对酒精的提纯,所以一般度数较高,人们也习惯叫它“烈酒”。不同的原料、不同的工艺可以酿造不同的“烈酒”,世界最著名的七大烈酒相信不少酒类爱好者耳熟能详。为了方便阅读下文,此处罗列一遍,它们分别是:金酒(Gin)、威士忌(Whisky)、白兰地(Brandy)、伏特加(Vodka)、朗姆酒(Rum)、龙舌兰酒(Tequila)和中国白酒(Spirit)(网上流传八大烈酒一说,多了日本清酒,但清酒为酿造酒,严格意义上说不能称之为烈酒)。这里面因高度数而为人称道的要数伏特加,“战斗民族”与天寒地冻的自然环境作战,少不了这样一款“生命之水”,其最高度数竟能达到96度,可以说是“易燃易爆”物品。

蒸馏酒因其高酒精度,能够消灭空气中的醋酸菌,因此长期贮存也不会变质。而酿造酒因为酒精度低,贮存时间过长会导致酒体酸败(很少见到“五年陈”啤酒,当然也有个例)。这也是“年份酒”,特别是达到一定年限的陈年老酒主要是蒸馏酒的原因之一。

2

82年的拉菲与芝华士18年

——国际上的“年份酒”流派

了解了酒的分类,则对于“年份酒”就有了一定的划分依据。这里要说明的是,目前国际上并没有明确的“年份酒”流派划分,此处是基于行业知识为读者做的简单区分,目的在于方便大家更好的理解国际“年份酒”文化。

对于“年份”这样一个词汇,不同的行业学者、酒类爱好者、生产厂家会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认为,所谓“年份”,应该是具体的某一年(一些威士忌专家会据此认为大多数葡萄酒都是“年份酒”)。也有的人认为,“年份”的定义应该更大,不仅仅包含年份点,也可以是陈化时间(关于陈化及对酒体的相关作用,可参看《三评“年份酒”》)。

这两种理解都有它的道理,且因为国内大家约定俗成的称谓,也都被称为“年份酒”。但实际上,两者是有明显区别的。

举个例子,为普通大众所熟知的“82年的拉菲”,确切的说是一款1982年采摘自法国波尔多产区拉菲酒庄的葡萄酿制的葡萄酒,而非82年酿造陈化至今的葡萄酒。因为在法国,葡萄酒的酿制特别看重不同年份的葡萄品质(不同的年份、光照、温度、风向等等会造成葡萄的品质不同,从而造成酒体的变化),所以一般在酒标上会特别标注具体年份点。以此类推,90年的罗曼尼·康帝应该说是一款1990年采摘自法国勃艮第产区沃恩-罗曼尼葡萄园的葡萄酿制的葡萄酒。

但是在另外一些酒类中,“年份”就有了不同的意义。比如“芝华士18年”。这是苏格兰威士忌著名品牌芝华士生产的一款经典调和威士忌。这里的“18年”就不能理解为以1918年或者1818年的苏格兰大麦芽和谷物为原料,经过调和酿制的威士忌。因为和葡萄酒不同,不同年份的大麦芽对威士忌的影响虽有,但意义不大。相反,在橡木桶内的陈化时间对酒体倒是意义十分重大。所以“芝华士18年”可以简单理解为由芝华士生产的不少于18年陈化时间的几种基酒经过调和而成的威士忌,这里的威士忌基酒可能是1986年酿造的,也可能是2000年酿造的。

通过这样一个例子,读者们基本上可以把“年份酒”的流派做出两类划分。一类是以标注具体年代为代表的葡萄酒体系,另一类则是以强调陈化年份为代表的其它烈酒体系。其中“陈化年份”体系中还有更多具体的划分,比如以数字指代年份的威士忌,以字母诠释年份的白兰地(VSOP、XO等等),以颜色作为年份划分标志的朗姆酒和龙舌兰(白色、金色、深色等等)。

当然,上述说法只是一个笼统的划分,在葡萄酒领域,极少数的葡萄酒也会强调陈化时间(这在一些顶级葡萄酒中较常见,此类酒长时间的瓶中陈年后单宁和酸度等要素会趋于平衡,但时间肯定不能太长);而在一些烈酒如威士忌、白兰地等领域,也会在瓶身突出具体酿造年代以彰显品质,不能一概而论。

3

风土、战争与避税

——国际“年份酒”的诞生

不单是“年份酒”的流派,如果我们回望各流派“年份酒”的诞生,则会发现这个故事更有趣,也更加充满误解。

尽管“年份”现如今已经成为不少酒类的标配,但无论是葡萄酒还是一些烈酒,几乎绝大多数在其发展的早期阶段是没有“年份”概念的。“年份酒”的诞生就像一出悬疑剧,每一步都匪夷所思又令人充满好奇。

按照之前的论述,故事的起源要从古老的酿造酒——葡萄酒说起。

在英文单词中,“古董/年份感”一词可表述为“vintage”,但这个词实际起源于葡萄酒文化。词根可追溯至拉丁语vīndēmia,字面意思是“一串串葡萄”。可以说,葡萄酒是“年份酒”概念的鼻祖。早在古罗马时期,人们就认为不同的年份会造成葡萄的品质不同(较年份更重要的,是产区,这些外部自然因素有个专业说法叫“风土”),但为何会造成这些不同,具体有哪些不同,现代人都说不清楚,不要说古代人。但这种说法的影响之大好比中国的“五行理论”,总是那么的神秘并让人敬畏,于是一路发展至今,成为了旧世界衡量葡萄酒品质的最关键因素。不过,和传统的旧世界相比,新世界对年份的强调就没那么突出(关于葡萄酒的新旧世界,感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查阅,此处不再赘述)。

相较于颇具神秘感的“风土”理论,强调陈化作用的“年份酒”在科学上更易让人理解。因为新酿造的酒酒体不稳定,大都需要在特定容器里贮藏一定年份,以改善酒的品质,赋予酒一定的风味。但在国际上,人们开始酿造“年份酒”并非是因为先知道了陈化的意义,然后刻意去做,而是因为很多风马牛不相及的原因。

比如苏格兰威士忌,可以说是在“年份酒”的陈化领域相关规定最多也最复杂的一种酒,但它在历史上走向陈化的原因很简单,据说就是因为“战争”和“避税”。

18世纪,拿破仑纵横欧陆,奉行“大陆均衡”政策的英国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对法国展开了进攻,对法作战导致战争经费增加,为了筹款,英国政府开始对苏格兰威士忌征收重税。为了躲避税吏,人们把蒸馏后的威士忌藏在雪梨桶中等待买主的来临。必要时,人们还会把一桶酒就地掩埋,然后跑路。奇迹就这样诞生了——当走私者返回藏匿点打开桶中陈年的威士忌时,发现放在雪莉桶中的威士忌的品质远远胜过放在鲱鱼桶、菜坛子等容器中的威士忌。因为它吸收了雪莉桶的味道和颜色,由透明无色变成了琥珀色。不仅如此,威士忌的酒体也变得敦厚柔和,果香味与泥煤味相结合,产生出了更有层次的风味。此后,苏格兰威士忌的陈年开始上升为其酿造的一个必备流程。

同样因为“战争”催生的“年份酒”还有白兰地,这次的主角换成了法国国王路易十四。1701年,因为西班牙的王位继承问题,法国和几乎半个欧洲的国家大打出手。战争不止消耗了法国的财力,也让它的对外贸易遭遇重创,白兰地的销路锐减,只得被积存在橡木桶内。战争结束以后,人们发觉贮陈在橡木桶内的白兰地酒,酒质更醇,芳香更浓,而且还有晶莹的琥珀色,因此,用橡木桶贮存和陈化的年限便成为酿制白兰地的重要环节。

当然,也并非所有“年份酒”诞生的都是那么意外,素有“海盗之酒”称谓的朗姆酒走向陈化就比较正常,是因佩德多· 迪亚哥(PedroDiago)杰出的发明而生。他提出了陈酿概念:将酒液放在罐子中,埋在地下贮藏。通过陈化的过程,朗姆酒有了圆润的口感和层次饱满的香气,让朗姆酒成为了真正高级的酒精饮品。藉此原因,佩德多· 迪亚哥也被人们尊为“朗姆酒之父”。

除了伏特加因酒精度数较高,不需要陈化之外,龙舌兰、金酒(需要陈化较少)、中国白酒、日本清酒等等也都有各自的陈化历史,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4

以法律条文为顶尖加冕

——国际几大酒种的“年份酒”规则

“年份酒”文化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的辩证统一,某种程度上说,她跟文学、绘画、音乐一样,是一种艺术门类,其发展充满了各种巧合,但宏观来看,又自有其常理。虽然各大酒类走向陈化的过程不一,但一旦陈化的重要性为世人所了解,就都开始不约而同的将其视为酒类酿制的关键一步。

在这方面,葡萄酒、威士忌、白兰地、龙舌兰(特基拉)、朗姆酒都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有的还将其上升到法律的高度。

最为人所熟知的自然是苏格兰威士忌,其对“年份酒”年限、不同年份的基酒勾兑乃至生产工艺、产地甚至贮存容器都做了硬性规定。要求酒体的陈化时间不得低于三年;陈化只能在法定允许的仓库里进行;此外,无论是调和威士忌、单一谷物威士忌还是单一麦芽,标注的酒龄必须是勾兑所用的最低酒龄基酒的年份。在苏格兰威士忌协会(SWA)的监管下,完全符合苏格兰威士忌法(The Scotch Whisky Regulations 2009)规定下的威士忌才能被称为苏格兰威士忌,否则不得在苏格兰生产。由于此规定甚至写入了英国和欧盟法律当中,称它为“威士忌法”绝不为过。

对比苏格兰威士忌相对严谨的法律,美国威士忌的行规就比较宽松了。美国的蒸馏烈酒是由酒精和烟草税外经贸局监管(简称TTB),TTB没有对所有的威士忌种类各环节都细化约束,但是对波本威士忌有特殊要求,即:最年轻基酒的陈年时间不得低于 2 年,陈年时间低于 4 年的波本威士忌必须在酒标上标出对应的陈年时间。波本威士忌之所以受到严格对待在于它的特殊地位:美国议会在1964年通过的《美国独特产物决议案》中,波本威士忌上升到国酒地位,可堪与法国香槟、干邑和苏格兰威士忌等并列。

在葡萄酒领域,“年份酒”的规范同样很严谨,因其历史悠久,各国已经约定俗成的达成某些共识。在大多数的葡萄酒酒标上,除了标明产地、葡萄品种、酒庄等级等信息外,常会标明葡萄收成的年份。各国葡萄酒标签法规在具体数字比例上要求略有区别,但标明年份的葡萄酒要求使用的葡萄原料至少大部分甚至100%都来自标明的年份。这里面有个特例是西班牙,和一些旧世界的葡萄酒生产国不同,西班牙除了参照法国的等级制度对葡萄酒分级外,还特别对其中顶尖级别的葡萄酒进行了“陈化年份”分级,包括酒桶陈化时间、瓶装陈化时间,其中的特级陈酿酒(Gran Reserva)要求:红葡萄酒至少经 5 年窖藏,其中至少有 18 个月在橡木酒桶中窖藏,余下的为瓶装窖藏。白葡萄酒或桃红葡萄酒窖藏期最少 4 年,其中至少 6 个月在橡木酒桶中窖藏。

龙舌兰酒同样有它的“年份”规定。在墨西哥,所有要装瓶销售的龙舌兰酒,都需要经过特基拉规范委员会(Consejo Regulador delTequila,CRT)派来的人员检验确认后,才能正式出售。特别是龙舌兰酒中的特基拉(Tequila),是墨西哥所有酒类中受到法规限制最为严格的一种产品,对其陈化年份同样明确约束。不同等级的特基拉以颜色分级,其中最低等级白色级别(Blanco 或是 Silver)要求陈年不超过30日,最高等级陈年级别(A?ejo)会由政府贴封,规定需超过一年。当然,龙舌兰酒本身不适宜长期陈化,但据说4年陈的龙舌兰(特基拉)市场行情并不逊色于30年陈的苏格兰威士忌。

此外,干邑白兰地也有行业协会的强制“年份”分级,由于前文(参看《一评“年份酒”》)已经做过详细介绍,此处就不再多讲了。

梳理以上国际不同酒种的“年份酒”规则,我们可以发现,举凡世界知名“年份酒”,大都会有相关的法律条文、行业规范加以约束,且越顶尖,约束越细化,对“年份”的真实性要求也越苛刻。这一方面成就了高级“年份酒”的品质,另一方面也树立了国际“年份酒”严谨、高端、稀缺的形象。

5

独特的年份表与拍卖文化

——走向荣耀的国际“年份酒”

顶尖的“年份酒”因其规范而成就品质,同样也造就了她的稀缺。对于资深酒类爱好者来说,一瓶顶尖“年份酒”不啻于一件奢侈品。

在葡萄酒领域,独特的“年份酒”文化让一瓶瓶好酒熠熠生辉。在法国,葡萄酒已经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是法兰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年份酒”所独具的心理价值甚至超越了酒体本身。尽管陈化期太长的葡萄酒口感可能已经趋于下降,但依然无法阻挡人们高价收藏的热情。

有人在拍卖会买下一瓶1928年的一级名庄的葡萄酒,仿佛那是普鲁斯特的手稿或戴高乐将军的军帽。1989年,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一瓶曾经属于托马斯·杰弗逊的1787年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以匪夷所思的价格成交。这里面的象征意味远大于葡萄酒的饮用价值。

鉴于葡萄酒神秘的“风土”理论,波尔多葡萄酒学会不断梳理波尔多产区历年年表,年表中对不同年份所产葡萄酒的口感做出详细评判,还会做出预测,如果评论是“新酒,前途无量”,那么几年之后,该年的波尔多葡萄酒大多会在市场受到追捧。当然,编辑葡萄酒年份表的不止波尔多一个产区,每个大产区的每个年份都有一个评定。这些年份表对阵的时候,相关的辩论绝不愁没有话题。

查阅近些年世界的顶级酒类拍卖会,我们同样可以发现“年份酒”的风头强劲。2019年10月24日在英国伦敦拍卖会上,一瓶1926年蒸馏的麦卡伦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以150万英镑(约1358万人民币)的高价落槌,改写了2018年11月创下的世界纪录。另外,据新华社报道,全球最稀有、最昂贵的一批威士忌今年2月开始在网上拍卖,一些百年佳酿单瓶价值超过100万英镑(约合902.3万元人民币),其中包括十分罕见的1926年酿造、1986年装瓶的“麦卡伦”和1919年酿造、1969年装瓶的“云顶”两种威士忌。

除了酒体本身,人们对酒桶、酒标等“年份酒”的配套物品也会表现出兴趣,收藏这些东西的同样大有人在。

6

更加规范,更受欢迎

——国际“年份酒”发展趋势

在简单梳理了国际“年份酒”的发展历程之后,我们可以对未来“年份酒”的发展趋势做出一些判断。

一、国际上各类“年份酒”的规范会越来越趋向严格。

2018年,法国干邑酒行业管理局(BNIC)规定:从4月1日起,所有标注XO的干邑,基酒要在木桶陈年至少10年以上,而之前的规定是6年以上。BNIC称,此次新规的推出是为了“明确和巩固XO这一级别的品质定位”。这是继该机构于2011年宣布干邑修订法案后,又一次进行的法律完善,使生产商们用更长的时间来保证XO的陈化。

同样做出类似举措的还有苏格兰威士忌协会(SWA)。在苏格兰威士忌行业,对于“年份”的严格规定让不少厂商感到束缚,很多厂商希望做出一些新的探索。但这些探索并没有很大突破。去年,SWA发言人说:“苏格兰威士忌是一种以其质量,工艺和传统而闻名的产品。管理苏格兰威士忌生产的法规是该行业取得成功的坚实基础。”言下之意即是苏格兰威士忌将会严格执行各项标准,不会松动。

很显然,为了维护各“年份酒”长期以来形成的行业规则、酿造工艺、产品口碑、消费市场和核心消费者,国际上的“年份酒”行业相关规范只会越来越趋向严格。

二、“年份酒”的高品质将让她越来越受到市场欢迎。

如上文所述,近些年世界的顶级酒类拍卖会上,我们可以发现“年份酒”的风头强劲,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世人对“年份酒”的热爱。

当然,很多厂商对此是颇有担忧的,例如麦卡伦,根据Spirit Business的报道,麦卡伦品牌大使Joy Elliot曾经表示:“陈酿声明已经让人变得异常懒惰和片面。”他认为人们应该对酒有自身的感受,而不是片面追求“年份”。但是消费者还是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因为对需要陈化的酒来说,“年份”是它完整的组成部分之一。尽管大家都能理解“年份”不是决定酒类质量的唯一标杆,但相较于各种花哨的包装噱头,毕竟它还是最直白的一个参考标准。

这在日本的清酒行业也有体现,这种低度酒尽管陈化起来麻烦,也没有特殊的“年份”约束。但厂商依然用各种方式对进行陈化处理,比如冰温熟成、雪藏熟成、深海熟成等等。这里面或多或少有些营销手法作怪,但“陈年清酒”在日本受到消费者欢迎,其中一些成为顶尖产品是不争的事实。

可以这样说,国际顶尖“年份酒”的严格规范成就了其高品质,而高品质的“年份酒”为了保证市场美誉度更会倒逼行业进行规范。这二者是相辅相成,互为动能的。

7

以“真年份”对接国际“年份酒”文化

回到本文的开头,贵州醇作为一款中国白酒领域里定位“真年份”的“年份酒”,为什么要把眼界放的那么远,去传播关于国际“年份酒”文化的内容?在国内“年份酒”领域各种广告铺天盖地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沉下心来,和读者一起交流世界其它酒品的“年份酒”知识?

因为对于整个白酒行业来说,了解国际“年份酒”文化可以让我们更好的与世界接轨。随着近些年国力的增强,中国白酒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多的出现。但中国白酒要想真正的走向世界,为其它国家的消费者喜爱,绝不是喊几句口号那么简单,需要更多的适应对方的文化模式,对方的游戏规则。当其它酒类中的“年份酒”规范日益严格,酿制流程日益严谨,品牌诚信度日益提高的时候,中国的“年份酒”更应该求真求实,自我革命,迎头赶上。

对于整个白酒市场来说,国际“年份酒”文化可以为我们提供参照借鉴的模板。这几年白酒行业里的新模式层出不穷,其实不少模式都可以在国际酒类中找到范式。但我们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不然就成了简单的为模仿而模仿,失去了意义。具体到“年份酒”领域,有的人强调白酒勾兑的必要性,以此质疑纯粹年份老酒的价值。需知,这不是一个中国白酒才有的做法,在苏格兰威士忌、墨西哥特基拉、日本清酒行业中都是普遍存在的。特别是苏格兰威士忌中的“单桶”,和“真年份”酒的原坛装瓶,年份“不加权”有很多相似处。这种做法不仅保证了酒体的真年份,更纯粹,而且赋予了不同容器的酒以不同的度数,不同的灵魂,在年份酒日益稀缺,消费者品味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是未来高端“年份酒”的一个发展方向。

对于整个白酒消费群体来说,国际“年份酒”文化可以让消费者更加理性消费,明白消费。互联网时代,消费者开始越来越重视品牌的透明性和交流性,他们不再只关注“我”买了什么,更关注“你”是否真诚,能带给“我”什么体验。随着消费升级的加快,中国白酒传统的“酒桌文化”以后可能不再是主流,中国高端白酒也将迎来它的“绅士阶段”。所以我们不能再为了眼前的利益,凭一些简单粗暴的手段去吸引消费者。而是必须要赋予消费者有内涵的信息,熏陶消费者,引导消费者,让他们能够深度理解“年份酒”,认识其价值,品鉴其美味。

8

掌握国际语言,走向国际市场

白酒是中国的特产,白酒工艺和文化是我们对世界酒的独特贡献,但中国酒之于世界的意义不能仅此而已,不能就此而止,现代白酒人不能甘于坐享历史的荣耀。相反,白酒需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需要与时俱进、再创辉煌。

从业二十年,很多时候会被问到白酒究竟能否国际化的问题,对此,我一直是一个坚定乐观主义者,相信白酒不会永远局限于华人,相信白酒终将融入世界酒品的滚滚潮流,民族的,终将是世界的。

但这也需要契机,需要外部条件。什么样的契机和条件?那就是我们国家的持续的、深远的发展,和由此而来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军事地位、文化地位等方面的持续提升。

这些“宏大叙事”和白酒国际化问题真有关系吗?当然有。因为,一个国家的世界地位高低,很大程度上将决定它的文化输出能力,换言之,先要有高屋建瓴的国家地位,而后有国家文化的水银泻地般地流布与输出。

牛仔裤、肯德基、芭比娃娃、可口可乐,这些美国产品和文化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快速流行和经久不衰,一方面固然有着相关企业的优秀经营能力作为前提,但美国自一战、二战以来逐步奠定的强大的世界领袖地位,以及由此所带来的美国文化的强大输出能力可能才是其背后更具决定性的力量。可口可乐真的有那么好喝吗?

而中国的崛起已经正在进行当中,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地持续扩大,与此趋势相应,未来,中国的文化输出也必将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这就是我们白酒国际化所面临的机遇与前景。

但机遇只垂青有准备的行业和企业。于事物的发展,外因和内因是辨证统一的关系。如此外部条件和机遇之下,要想真正参与国际交流和融汇,白酒行业自身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产品创新,比如文化整理,比如人才建设,而比所有这些都更为重要的则是:首先要掌握酒世界的国际语言,而酒世界的国际语汇中最重要的一个通用词就是“年份酒”。因为正如前文所说,和所有眼花缭乱的营销概念相比,年份是酒类产品最为真实、坚实的价值表达。

 
 
[ 资讯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行情
点击排行